第一卷:渔家郎 第四十三章:小神仙(1 / 2)

路一看到苏流儿并没有追过来,低头看了看左手,自顾自的笑道:

“好险好险!你可是差点闯了大祸!”

不过那绵软又富有弹性的感觉,确实挺不错的,回味无穷。

在独背峰后找到大掌柜,把剩下的一些金银丢入藤框之中,一人一驴慢悠悠的转下山来,原路是不能走了,再碰到苏流儿那暴躁女人可就真的会拼命了。

路一坐在驴背上取出文大掌柜的师门传承,看得津津有味,上面记录的刀法和功决自然无法和无相梵天决媲美,不过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多多了解一些其他门派的武功,在以后面对危险的时候总是会有几分帮助的。

下了青牛山,路一打算绕点路去一趟付家村,给那里的村民留下一点银钱,刚好可以往那边重新回到官道之上,上次和付老大说走错了路自然是假的。

刚到付家村就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女子,恰巧正是山寨里面年龄最大的那个压寨夫人,路一想了想,打算转身拉着毛驴悄悄离去,原本就是顺手为之的事情,没必要让人感谢。

就在这时前两天蹲在树上放哨的孩子眼尖,冲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那个刚刚劫后余生的女子就带着乡亲追了过来,隔着几步远的时候不再向前,跪下不停磕头道谢。

路一停下脚步,取出一包银两,把大家扶起来以后把银两交给付老大,嘱咐他分给大家,又婉拒乡亲们的邀请,骑上大掌柜,渐行渐远。

官道是体现朝堂掌握地方道、郡、县军政大权的重要保障,路家村之所以荒僻就是因为官道只通到伏波镇为止,极有可能在北江郡的官方地图上都找不到路家村的具体位置,但是伏波镇定然会有标注,可见官道的重要性。

沿着官道一路往南,路一发现路上的行商和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数都行色匆匆,而且对陌生的人极为警觉,偶尔有骑着高头大马携带兵器的江湖豪客也同样目不斜视的自顾自赶路,这和原本读过的一些书里记载大不相同,包括这个江湖确实存在的剑盟和斜月教也都是没有听到只言片语。

骄阳似火,烈日当空,

路一牵着毛驴顺着官道慢慢前行,二十多天的行程让他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可是根据地图标记来看,距离北江至少还有半个月左右的路,更不要说再远一些的流云山和钱塘郡。

当然大掌柜走得慢也是一个原因,不过路一觉得这样挺好,一路上每路过村镇县城,都会停下来住一两天,了解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情,尝一尝本土特产,反正银子还多的是,路一原本又不是一个看重黄白之物的人。

日头西斜的时候,路一走到了象山县县城,根据沿途的了解,象山依山临海,海货众多,而且象山的竹雕极为有名,颇受文人墨客追捧,所以县城在北江辖境之中还算繁华。

临近城头的时候路一并没有直接入内,而是习惯性的来到城门边上,那里的石碑上铭刻得有象山的一些名人轶事和历史渊源,看了一会儿对象山大致上有了一些了解,才慢慢的牵着大掌柜走向守城兵卒。

递交了路引文书,守城兵卒打量了一眼驴背上挂着的黑刀,严肃的说道:

“城内禁止闹事打斗,勿请遵守。”

路一笑着点头,道谢之后走入城中。

两个兵卒其中年轻些的那人看着路一的背影打趣道:

“又是去城南傅家碰运气的游侠儿?”

刚刚提醒路一的另一个年老兵卒翻了一个白眼,冷冷的道: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你我二人在这门口都站了两年,傅家大小姐也招了两年的女婿,结果呢?今年要是再嫁不出去,都成二十岁的老姑娘啦!”

年轻兵卒摸了摸鼻子,笑嘻嘻的说道:

“那傅家大小姐从小不爱女红,喜欢舞刀弄棍的,而且那脾气也是远近有名,不过那容貌确实,啧啧!”

“想死吗你?不过刚刚那个少年端是一副好皮囊,尤其是那双眼睛,说不定真有那么一点儿希望呢。”

两人还在窃窃私语的时候,城外官道上蹄声如雷,七八骑远远飞奔而来,领头的一匹火红色骏马背上坐着一个身穿绿衣的年轻女子,其余几骑众星拱月一般跟在身后。

女子十八九岁的模样,眉如远山,肌肤欺霜胜雪,容貌动人,腰挎一柄长剑,马的另外一侧还挂着弓箭和两只野兔,正是傅家大小姐傅流萤。

傅家在象山县是名门望族,虽比不得八大世家,但也是名震一方。

家族经营着不下百家竹雕老店,生意遍布江南道,而且傅家家主傅沧龙更是江湖有名的大侠,仗义疏财,交友广泛,一手傅家家传的缺月十三式也是成名已久的江湖绝技。

傅沧龙膝下一子一女,只有傅流萤这么一个掌上明珠,视若珍宝,从小宠溺万分,所以他也深知闺女的脾气有些娇纵任性,前年已到婚配的年龄,原本打算在附近给她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奈何傅流萤深得他的真传,内外兼修,剑法尤为不俗,挑选的好几个青年俊彦都被她打出家门,并且扬言要借比武招亲会会天下各路豪杰。

这两年奉天国形势愈发风雨飘摇,其余几路诸侯陈兵洛阳,牧王李修白将重兵云集北江,随时应对中原可能发生的变故,荀飞鱼对江南道江湖势力的约束空前严苛,所以比武招亲擂台今年已经是第二年,仍然没有碰上让傅家满意的女婿。

傅流萤的武功自然并没有她自认为的那么高强,不过一些成名人物碍于傅沧龙的面子,哪里又好意思下场去招什么亲,所以现在连傅流萤自己都觉得擂台比武没什么意思。

路一牵着毛驴走在大街上,正兴致勃勃东张西望,象山县果然不愧是北江有名的大县,商铺酒肆鳞次栉比,已近黄昏,街道上仍然有不少的行人。

就在这时街道上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行人纷纷避让,路一微微皱眉,回头就看到骑在红马上的女子,由于女子容貌确实出众,所以就多打量了两眼,恰好马上女子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两道目光相遇,路一舒展眉头,微笑着点了点头,就牵着大掌柜沿着街道继续前行。

傅流萤今天外出打猎,收获极为不错,心情大好,刚刚看到的那双眼睛莫名其妙的让她心生好感,便在不远处停下马,抬头远远打量刚刚的那个年轻人。

身边一匹黑马上面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她的弟弟傅霖,他的性格和姐姐截然不同,喜欢舞文弄墨,虽然从小也被父亲逼着习武,而且天赋尚可,奈何心里对打打杀杀确实厌恶,所以武艺一般,但姐弟两的感情甚好,所以打猎这种他原本不喜的事情都能陪着姐姐玩上一天。

傅霖没有看到路一,所以有些好奇的顺着姐姐目光望了过去,问道:

“姐,你看什么呢?”

傅流萤嗯了一声,回道:

“没什么,随便看看,那边有一个挺眼生的年轻人。”

傅霖来了兴趣,恰好路一牵着毛驴顺着街道往前走了过来,打量了几眼,用手捂着嘴笑着对姐姐笑着打趣道:

“看起来也是一个江湖人,难道是过来参加比武招亲的?那我以后岂不是得叫他姐夫?”

傅流萤瞪了口无遮拦的弟弟一眼,嗔道:

“胡说八道些什么?”

路一看到停下的一群人,没有特别在意,不过年轻男女窃窃私语之下目光老是往自己这边飘来,又听到身边一些百姓的交谈,大致明白这二人的身份,心里不愿意和他们发生纠葛,自顾自的拉着毛驴快速离去。

傅流萤微微皱了皱眉,冷哼一声,带着众人打马离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傅霖转头看了看路一,伴了个鬼脸,然后扬长而去。

天色已暗,路一看到前面有一家如家客栈,就牵着大掌柜走了进去。

小厮迎了出来,接过大掌柜的缰绳,脸上堆满笑容问道:

“客官住店?”

路一笑着点了点头。

“小二哥,麻烦你帮忙安排一间房,另外把我这驴子喂一点豆饼。”